人民新闻报_人民新闻报官网_欢迎您! 全国征稿热线:400-8717-858;邮箱:rmxwbwlb@163.com
网站首页 >> 文化艺术 >> 文章内容

文学散文:一路骑行,寻找霞客足迹

[日期:2022-09-20]   来源:人民新闻报_人民新闻报官网  作者:人民新闻报_人民新闻报官网   阅读:0[字体: ]

一路骑行,寻找霞客足迹

作者:王锐羲

这是一个周末的清晨,我们的计划是骑车从小城出发,沿着洱海之源茈碧湖西侧,途径玫瑰园到达湖北岸的世外梨园。孩子们为了这次骑行做足了准备,给自行车加气、检查刹车、试按铃铛,虽然这是孩子的第一次骑行,但他却像一个骑行的老手,这里摸摸,那里看看,认真细致地检查着每一颗螺丝,临走时还不忘从零食箱里抓几个棒棒糖,毕竟他还是个孩子。

孩子的喜悦无以言表,这种兴奋来源于通过努力后得到的一张双碟刹变速自行车。所以,当我看到他对一辆崭新的自行车检查功能时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他始终骑行在前头,时不时的靠边停下,扭过头来看看我和他爸,要是相隔太远,他又会掉过头来迎接我们一程。

小城道路的两侧工工整整的种着两排桂花树,大约有两米多高。昨夜一场秋雨,金黄的桂花落了一地。初觉有些感伤,仿佛看到了黑暗中被风摇曳的枝头上簌簌落下的花朵,细细想来,落下的终究是那些开了些时日即将要脱落的花,风仅仅是过客,只是在花儿去与留的执念之间助推了一把。花虽落了,满地的金黄,灿烂而饱满,散发着扑鼻的香味,一阵清风吹过,飘香了整个小城,这大概就是瓜熟蒂落的美吧!

树干依旧不偏不倚,神清气爽的立在那里,托着椭圆的枝叶和枝叶间那经历了一夜风霜依然勇立枝头的桂花。这让我想到了南宋词人陈亮的《桂枝香·观木犀有感寄吕郎中》:“天高气肃。正月色分明,秋容新沐。桂子初收,三十六宫都足。不辞散落人间去,怕群花、自嫌凡俗。向他秋晚,唤回春意,几曾幽独。是天上、余香剩馥。怪一树香风,十里相续......。”

我骑着车大口的呼吸,只为能将这清可绝尘,浓能远溢的桂花香沁入心脾。我猜想,夜静轮圆之时,吴刚定会驾云而来,采摘一捧桂花,再打壶人间好酒,酌一杯清香与岁月共饮。

在一路欢声笑语中,我们来到了茈碧湖畔。茈碧湖是洱海水源的主要湖泊,又名宁湖,因湖内生长茈碧花而得名。徐霞客在《滇游日记》中写道:“过一小石梁,其西则平湖浩然,北接海子,南映山光,而西浮雉堞,有堤界其中,直西而达于城。乃遵堤西行,极似明圣苏堤,虽无六桥花柳,而四山环翠,中阜弄珠,又西子之所不能及也。湖中渔舫泛泛,茸草新蒲,点琼飞翠,有不尽苍茫、无边潋滟之意,湖名‘茈碧’有以也。”徐霞客认为,茈碧湖四山环翠、有不尽苍茫、无边潋滟之意,是杭州西湖所不及。

在徐霞客离开茈碧湖后的若干年里,茈碧湖潮起潮落、人来人往、山水长存,韵味依旧,不同的是在发展的潮流里,茈碧湖畔落落大方脱颖而出,那含羞的“子午莲”和“水花树”妇孺皆知,世人为它倾心而来;木瓜花开的时候,群蜂接踵而至满载而归;腊梅盛开时,唢呐震撼了山谷,白族的金花阿鹏闻歌起舞;霞客书院里丹青溢彩,翰墨飘香......   

在这个雨后的清晨,一群骑行者来到了这里,他们有些是外地游客、有些是附近村庄的孩童,有些是从小城骑行到这里的,其中就有我们母子四人。正当我遐想入迷的时候,咚的一声,调皮的孩子朝着湖心仍了一颗石子,顿时水花溅起、水晕散开。“山色湖中立,云影水里行,岸有闲散人,一石破万镜”,我心里的诗篇也慢慢浮现出来,在动与静之间展现出一幅水墨丹青的画卷。

湖西侧是一条笔直的石板路,两边柳树依依,路边偶尔有人垂钓,不远处就有一块“下河摸鱼,龙王生气”的提示牌,这里的人们热爱自然,所以清早来这里垂钓的人,大都是来修身养性的,钓鱼只是乐趣,空手而归也不妨事。

沿着石板路骑行可以直通玫瑰园。到玫瑰园的这段路程,孩子依旧保持状态骑在第一,这是他无数次在朋友圈欣赏,近在咫尺却从未到达的地方。来到玫瑰园,孩子皱起了眉头。这与孩子眼中的一片花海有些出入,因为我们来的不是时候,早过了开花的季节。广阔的花田里只有几朵零散的残花,微风一吹摇摇晃晃,虽无浪漫与艳丽可言,但在一片枯枝与落叶中倒也不失玫瑰的高雅与灵动。

有几个花农正在修剪枝叶,见有人来,便朝着我们挥手示意。孩子们高兴地朝他们跑去,丝毫不觉生疏。花农十分热情,把我们带到了简易的棚子里分享了玫瑰花汁。孩子喝完,舌头上卷,舔了舔嘴角的残液,像极了孙悟空在蟠桃会上偷喝仙酒时那调皮而又享受的神情。堪比吴刚的桂花仙酒,如同琼浆玉露一般,孩子入园时紧皱的眉头开始慢慢舒展开来,看不到玫瑰花海,却尝到玫瑰花汁,人生始终没有错过,这何尝不是另外一种收获呢?

从玫瑰园到梨园,要经过几个村庄,路面有些崎岖,加上一路艰辛,孩子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,额头的汗珠在发迹间清晰可见。他看着我们苦笑一声,表示自己选择的路必须坚持到底,于是又卖力的骑行着。看着他的背影,十岁的孩子是如此的坚强,我暗自欣喜。

我们按预定计划到达了梨园,站在世外梨园的码头,我不禁被眼前的一幕惊艳了。

微风徐徐,一湖烟波,湖中渔舫泛泛,茸草新蒲,点琼飞翠,有不尽苍茫、无边潋滟之意。这,不就是徐霞客脚下的茈碧湖吗?

作者简介:王锐羲,女,1984年生,云南大理洱源人,大理州作家协会会员,洱源县作家协会秘书长、《洱源文化》兼职编辑。取得云南大学行政管理和昆明医科大护理学双本学历,是一名普通的基层医务工作者。


责编:管理员 审核:米振华

相关评论
赞助商链接
赞助商链接